找寻《控制》、《心灵杀手》和《量子破碎》之间的联系

Remedy 在下一盘大棋。自《心灵杀手》于 2010 年发售后,这家工作室一直在用各式各样的方法挑逗着玩家们,暗示艾伦·韦克这位饱受折磨的作家即将回归。比如说《控制》中暗示《心灵杀手》是一次「异世界事件」的文件、许多涉及艾伦·韦克的彩蛋以及一个「侵入式虚拟现实游戏 」博客。不过随着《控制:异世界事件》的发布,以及 Remedy 在今年 8 月正式确认「Remedy 宇宙」的存在(Remedy Connected Universe,以下简称 RCU),这家工作室的方法也变得更加超现实了。

​​​​​​​

《心灵杀手》的发行权已经在 2019 年回到了 Remedy 手上。在 2020 年3 月,工作室与 Epic 达成了协议,后者将发行两部 Remedy 的新作品。其中第一部是已经进入前期准备阶段的跨平台 AAA 级作品。有许多粉丝都希望这是《心灵杀手》这部邪典的续作。而另一部也会是同一系列的游戏,不过规模要小很多。此外 Remedy 还在开发一款名为《Vanguard》的多人在线游戏。

叙事上,Remedy最新一部作品《AWE》扩展包中提出了不少新问题,却没怎么回答过去已有的疑惑。我们会尽最大努力,找到 Remedy 各个世界、故事和游戏之间的联系。

剧透警告:本文包含《控制》、《心灵杀手》、《量子破碎》和《控制:异世界事件》的大量剧透。

《控制》与 RCU

我们先从《控制》说起。这部作品可以说是游戏氛围设计的一堂大师课。IGN 在 2019 年将本作选为年度游戏。不过在 Remedy 称作「第一次 RCU 联动事件」的《异世界事件》扩展包(下文简称《AWE》)之后,《控制》就不止是一部游戏了,还成为了讲述共享世界故事的平台。

游戏本体介绍了「联邦控制局(Federal Bureau of Control,以下简称 FBC)」这个神秘的政府机构,他们专职调查被称为「异世界事件」的超自然事件。FBC 将他们找到的物品都存放在「太古屋」中,这是一座粗野主义风格的摩天大楼,同时也是可以跨越位面的门户。此外太古屋还是一个有生命的图书馆以及收容各种异化物和能量之体的牢狱。

 

考虑到它们的超自然性质,FBC 也记录了《心灵杀手》中发生的事件。最初这看上去只是一个彩蛋,但《AWE》中直接讲述了 Alan Wake 与太古屋的关系。

《控制》的设定就此变成了一个「异托邦」:一个可以通向世界内部其他世界的传送门,并且还能再进入这些世界内部的其他世界。看上去这里也成了 RCU 的中心。不管工作室对联动事件的下一步计划是什么,他们都已经计划了很长时间了,而这都要从《心灵杀手》说起。

艾伦·韦克的故事

《心灵杀手》的故事围绕华盛顿州亮瀑鎮的巨釜湖展开。在《控制》中,我们发现 FBC 花了几十年研究这片区域。原来,巨釜湖不仅是一个「能量之地」,其中还潜藏着邪恶的「黑暗魅影(The Dark Presence )」。这里发生了很多事情,不过简而言之,这一片湖可以把人类的想象力变成现实,黑暗魅影想要利用这种能力逃脱巨釜湖,这正是主人公艾伦·韦克卷入这个故事的原因。

 

艾伦·韦克是一位设定有些像史蒂芬·金的神秘小说作家,在遇到严重的创作瓶颈后,他来到了亮瀑鎮,试图找到灵感重新开始创作。然而,黑暗魅影另有计划。为了逼迫艾伦·韦克帮助自己脱困,它绑架了艾伦·韦克的妻子,并将镇上的居民们都转化成了暗影般的怪物。

最终,韦克阻止了黑暗魅影的逃脱,拯救了亮瀑镇(大概也拯救了整个世界),解放了他的妻子。但代价是,为了保持正邪的平衡,他必须代替妻子,在巨釜湖底成为黑暗魅影的囚犯。

在后续的 DLC 和衍生作《心灵杀手:美国噩梦》中,我们了解到艾伦·韦克邪恶的复制体逃入了现实世界。世人都无法读出他的名字,因此有了「空壳先生」这个名号。在艾伦沃克失踪后,坊间的各种传言被巨釜湖变成了现实,创造出了这个「反艾伦韦克」。不过我们待会儿再说他。

 

鞋盒

在游戏本体中,艾伦·韦克凭借作家汤玛士·赞恩的帮助克服了自己的困境。汤玛士·赞恩也被称为「光明斗士(The Bright Presence)」,他是指引着艾伦前进的灯塔,还会提供超自然的援助,就像《控制》中帮助杰西的北极星一样。

赞恩也是一位作家,在艾伦·韦克来到亮瀑镇的几十年前,他就在这里与黑暗魅影发生过冲突,并被迫借用巨釜湖的力量抹去了自己的存在。不过在消失前,他还留下了一条规则:所有他留在鞋盒里的东西,都会留存在现实世界中。韦克在他的冒险途中找到了两个鞋盒,其中一个藏在神秘的木屋中,里面放着赞恩的书。另一个鞋盒中则放着与艾伦·韦克童年有关的原稿,以及一个名为「神奇开关」的装置,这个老旧的电灯开关可以帮助韦克对抗黑暗。

但其实还存在着第三个鞋盒。这就把我们带到了一个隐藏的小镇——缅因州平凡镇。

 

平凡镇

在 2002 年时,《控制》的主角杰西·法登和弟弟迪伦在平凡镇的垃圾场中找到了一台幻灯片式投影仪。打开投影仪可以开启通往其他维度的「门」。两人通过其中一张幻灯片找到了一个外域智慧体,并为其取名「北极星」。北极星赋予了姐弟两人超自然能力。然而,其他幻灯片释放出了黑暗的生物,其中之一就是邪恶的「恶母」。姐弟两人在烧掉了这些幻灯片后,FBC 赶到了现场进行清理。

在平凡镇异世界事件后,法登姐弟很快都被加入了 FBC 用于寻找局长继承者的「主要候选人计划」。但前任局长撒迦利亚·特伦奇偷走了一张烧焦的幻灯片,并用它释放出了《控制》的主要反派:基于共振的异维度实体「希斯」。

趣闻:FBC 也曾考虑过让艾伦·韦克当局长候选人。

但这不是平凡镇在 RCU 中的首次登场了。早在 2012 年,《美国噩梦》中便有隐晦地提及过它。在这部作品中有一首名叫《平衡降魔(Balances Slays the Demon)》的歌曲,如果你倒放最后一部分,就能听到一段隐藏的信息:「它会再次发生,在名为平凡的小镇。」

 

你可能会问:「但汤玛士·赞恩和鞋盒又跟这些有什么关系呢?」好吧,有一个名为「梦之屋(This House of Dreams)」的博客,其中的博文都发布于 2012 年,它原本是《心灵杀手 2》的营销噱头,不过这部游戏一直都没做出来。你可以通过这个博客了解到一位名叫萨曼莎·威尔斯(Samantha Wells)的女性,她刚好也住在平凡镇。

博文内容是萨曼莎翻新「老房子」的过程。在阁楼中,她找到了一个似乎属于汤玛士·赞恩的鞋盒。里面装满了黑白照片,照片中的人都被墨水块遮挡住了脸孔。鞋盒里还有几首诗,赞恩在《心灵杀手》开头背诵过其中的一首。诗作旁有一些笔记,上面标注着名字首字母 T 和 B(分别代表汤玛士和他的妻子芭芭拉)。

 

没过多久,萨曼莎就开始做内容清晰的噩梦。梦中,佩戴着「AWE」徽章的联邦探员造访了这栋房子,并向她询问鞋盒的事情。当她醒来时,鞋盒已经无迹可寻。将近十年后,《控制》中的一张白板证实了萨曼莎写在博文中的并非噩梦,而是真实的记忆。

白板上提到一个 2012 年时从平凡镇取回的鞋盒。在测试中,FBC 发现鞋盒本身和其中的物品都不可异化(因为赞恩写下的规则),上面还直接提到了「梦之屋」博客。白板一角还有些注释,解释说鞋盒在他们完成测试之前就从太古屋中消失了。

幸好,萨曼莎在 FBC 偷走鞋盒前给这些诗拍了照片。快速浏览她的博客后我们便能知道鞋盒中都放了什么。萨曼莎在附近打听赞恩的消息,却发现没有人知道他是谁。

 

在《控制》中也有类似的一幕,杰西说她很喜欢赞恩的诗作,但她的心理医生立刻对她说,世界上根本没有一个名为「汤玛士·赞恩」的诗人,这让杰西颇为困惑。不过他当然不存在了,因为他已经用巨釜湖的力量抹去了他的存在。考虑到杰西曾经就住在平凡镇,离萨曼莎和第三个鞋盒不远,她很可能接触过赞恩留下的诗。

心理医生还说,赞恩是一个 60 年代定居美国的制片人。《控制》中提到的这位「制片人」汤玛士·赞恩,可能和「福佑组织」旗下的「福佑电影」有些关联。这是一个常常出现在 FBC 文件中的超自然犯罪组织,「福佑组织」之于 FBC,有些像幽灵党之于 007,或是圣殿骑士团之于刺客兄弟会。这个组织能够生产异化物,还会有目的地诱发异世界事件,以扰乱现实。

 

在 FBC 造访过萨曼莎后,她又做了一场梦,梦中她看到了艾伦·韦克,还把他当成了她这栋「老房子」的上一位主人。几天后,她在窗户外看到了暗影般的怪物,导致她在逃跑时撞到了头,得了脑震荡。在晕过去前,她看到的最后一个东西,是突然回来了的鞋盒。

不过鞋盒从 FBC 回来后,里面又多了几首汤玛士·赞恩的诗,以及一份新原稿的扉页,标题是《回归》。这多半便是《启程》——也就是第一部游戏中艾伦·韦克的原稿——的续集。鞋盒里还多了一个老式的电灯开关,似乎和艾伦的「神奇开关」概念类似。

萨曼莎说,她第一次按动开关后,家里所有的灯都熄灭了。不过她认为这是雷雨天气导致的,整个镇子都停电了。但 Remedy 并不是个喜欢巧合的开发商。我们认为,这场停电证实了《量子破碎》与 RCU 的联系。

值得注意的是,官方还没有正式确认《量子破碎》是否会加入 RCU,因为这个 IP 的发行权还在微软手上,不过下面这些线索都指向一个结论:一切皆有联系。

量子联系

《量子破碎》中的一些建筑上有写着「AWE」三个字母的涂鸦,代表这个世界至少在一定程度上知道 FBC 和超自然事件的存在。此外,在《量子破碎》的第一幕中,玩家可以触发一段分支剧情:主角的哥哥威廉·乔伊斯解开了一道方程,最终避免了河港市大学时间旅行实验中的一个致命错误,不过这也产生了一个量子涟漪,造成的影响就包括缅因州平凡镇大停电。可以合理猜测,这就是萨曼莎住的镇子,而这次停电也就是上文提到过的那次。

 

「但是《量子破碎》是 2016 年的事儿,那些博文可是 2012 年的!」反对这个理论的人可能会这么说。这么说也确实有道理,但是别忘了,《量子破碎》是个说时间旅行的游戏,角色们的行动会让各个方向都产生涟漪效应。莫那奇的报告中记录的停电完全有可能也是如此。另外,河港市大学中,玩家还能找到一块密密麻麻的黑板,上面提到了艾伦·韦克的失踪、不可异化的鞋盒、艾伦·韦克与赞恩充满悖论的关系、「梦之屋」博客和《控制》中的异世界事件。

另一个值得一提的是,《量子破碎》第一幕的某个帐篷中可以看到一部电视剧的真人预告片,片名是《回归》。这明显就是根据平凡镇那份原稿改编的剧,也是艾伦的故事的一个可能结局。

 

Remedy 现实中的创意总监山姆·莱克(Sam Lake)在这部预告片中饰演亚历克斯·凯西(Alex Casey),他是艾伦·韦克小说中的一位 FBI 探员(很多人猜测亚历克斯·凯西是 Remedy 早期热门作品《马克思·佩恩》同名主角的代替者,后者的脸模也是山姆·莱克)。片中,凯西在研究艾伦·韦克失踪案,并且按下了「神奇开关」。最终,我们看到艾伦·韦克从一片黑暗中走出。但很快,他的邪恶复制体空壳先生也出现了,还谋杀了凯西。预告片的最后,艾伦·韦克坐在物证室内阅读描写了凯西之死的手稿,只不过这份手稿中,犯人并非空壳先生,而是艾伦·韦克本人。这一切似乎表明,艾伦·韦克和空壳先生的能力可以跨出《心灵杀手》,影响《量子破碎》的世界。

《控制》中,也与《量子破碎》有一个潜在的联系。在游戏快要结束的时候,我们发现迪伦·法登可能知道 RCU 的存在。他说他梦到了一位「门先生」,后者向他讲述了平行世界的事情。迪伦还提到,门先生说他同时存在于这些世界里,在它们之间无休止地转移。这有可能是指《量子破碎》中兰斯·莱迪克饰演的马丁·哈奇。哈奇的英文是「Hatch」,也就是「活板门」的意思,「门先生」是一个意思足够接近的化名(而且差别足够大,足以回避版权问题)。《量子破碎》中也揭晓过马丁·哈奇的身份:他是一个「漂移者」,一种可以进行跨维度旅行的超自然人类。

 

迪伦·法登还提到,在一个宇宙里,「有个作家写了一个关于警察的故事」,暗指艾伦·韦克和他的侦探系列小说。有趣的是,在《AWE》中,我们了解到有一位名叫 Alex Casey 的 FBI 探员递交了一份特殊请求,希望阅览 FBC 手上所有与艾伦·韦克有关的文件。这是否代表艾伦·韦克把他笔下的主人公写进了现实?还是说 FBI 有个小说粉丝用了这个名字当化名?

《控制:异世界事件》与 RCU

到目前为止,RCU 仅有的「大事件」是《控制》的《AWE》扩展包,事情在这里变得相当狂野了。扩展包中,我们可以了解到更多《控制》与其他 Remedy 游戏的联系,比如说海景旅馆(太古屋中一个连接各种维度的能量之地)的一扇门在游戏代码中被命名为「Vanguard」,这应该就是指 Remedy 正在开发的那款多人在线游戏,还提到有一整个镇子都在一次异世界事件中消失了。不仅如此,我们还得到了一些启示,也许能帮助我们了解 RCU 的真面目。

在扩展包的尾声,艾伦·韦克说,为了「写下他的逃脱」,逃离「黑暗之地」,他必须借用巨釜湖改写现实的能力。艾伦说他要以「他所拥有的材料」为返回的渠道,这些材料包括家乡纽约市和妻子爱丽丝,还有最重要的——他的写作天赋。

 

「对于有关政府机构的故事,韦克需要一些特别的东西。」他如此说道。他就差直接说出来,然后加个高亮了:《控制》中所有事情都是他在黑暗之地写的稿子推动的。他闹鬼般拜访爱丽斯的事,使后者在 2017 年被 FBC 带入太古屋接受问询。这件事的详情被记录在了《控制》一个可收集文档里。《AWE》中一个文件揭露,海景旅馆中杰西发现韦克的那扇门,是在杰西到访后才出现的,以前是看不见的。接着到了 2019 年,有一个名为「打印出的文档」的异化物从这扇门中塞了出来。这页文档由韦克撰写,似乎是《回归》的开头。不久后杰西来到了 FBC,于是《控制》的故事就此展开。

「韦克需要英雄,」韦克边敲打字机边说,「英雄需要危机。」《AWE》暗示,韦克或许没有直接创造 FBC 本身,但杰西成为局长以及希斯占领太古屋这些事都是韦克引导的。他还谈到了创造一种怪物般的共振,它们和黑暗魅影相似,但略有不同。韦克为游戏宇宙内电视剧《夜泉》写的旧剧本讲述了 FBC 前局长特伦奇通过他在平凡镇偷走的幻灯片发现了希斯的故事(自《心灵杀手》以来,《夜泉》出现在了 Remedy 的每一部游戏里)。在剧本最后,特伦奇开枪自杀,为杰西空出了局长之位。

 

这些内容揭晓后,杰西本人也变成了一个大谜团。韦克显然知道一些杰西藏得最深的秘密(比如北极星),还能操纵她在《AWE》中的故事。杰西当然可以在别人都不知道诗人赞恩的时候还记得他了。这并不是因为她来自平凡镇,而是因为艾伦·韦克知道赞恩是谁。艾伦·韦克对杰西影响深远,只差亲手创造她了。又或者,他真的是杰西的创造者?巨釜湖可以创造出一个完整的人吗?那她的家人呢?在《AWE》结束后,这是我一直在问自己的问题。

不过最重要的问题不是「谁是杰西·法登?」,而是「谁是艾伦·韦克?」或者,问得更准确一些:「谁是汤玛士·赞恩?」

我们最后一次听到赞恩的消息是在《AWE》中。韦克与一个名为汤姆·赞恩(不是汤玛士)的人对话,这个汤姆是韦克的另一个复制体。当韦克问他是否是自己认识的那个诗人时,赞恩告诉他,那只是「我在一个老电影里饰演的主角。」

 

这个赞恩自称是正在和韦克进行「艺术合作」的电影制片人,言外之意是他们正在合作写《回归》的原稿,好让两个人都脱离黑暗之地。汤姆·赞恩似乎也和空壳先生保持着联系。虽然空壳先生看上去已经在《美国噩梦》结局里被打败了,但韦克还是说他的「复制体……就在外面。」但如果他的复制体还在外面,和韦克一样困在黑暗之地的赞恩又是怎么联系上他的?他们在合作吗?还是说他们根本就是同一个人?

赞恩和韦克有着显著的相似性,所以我们还不清楚到底谁才是掌控局势的人。到底是赞恩把艾伦·韦克写进现实,让他成为英雄的?还是韦克为了击败黑暗魅影而把汤玛士·赞恩写进现实的?汤玛士·赞恩写过韦克的童年,但韦克也用打字机控制过赞恩。也许两个角色都为了推动剧情而被写入了对方的故事?归根结底,这都取决于巨釜湖的力量,它能凭空创造生命吗?还是说它只能引导命运的走向?不过我们可以确定的是,这个赞恩在谋划着什么,也许他不再是韦克的助力了。

在工作室揭晓他们的下一个项目前,我们不太可能得到更多 Remedy 这张复杂大网的具体信息了。《AWE》暗示我们会在新作中重返亮瀑鎮,但至少还要「过个两年」才能确定这件事。还有哪些联系被我们错过了?请留言告诉我们吧。

本站资源均来源于网络,仅供学习交流使用,若想体验更多,请支持正版。

转载或复制文章时,请注明本文出处及文章链接:https://www.ffblog.cn/18645.html